评论

评论

这篇文章还没有任何评论。快来成为第一个评论者吧!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正如电影中杨佳栋看到了林慧诡异的纹身,林慧却低声辩解道“其实我是用来遮疤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表面上是一部悬疑侦探片,其实醉翁之意是去揭城市化背后最丑陋的疮疤。

这像是一个现代版的吕不韦献赵姬的故事,两男三女的畸形关系,妻子不是妻子,父亲不是父亲,情人不是情人,利益和欲望扭曲了伦理的版图,把人异化成了“非人”;林慧出院时,姜紫成来接她,车内给了一个挺长的镜头:阿云在前面开着车,副驾驶座空着,两男一女挤在后座,林慧张开双臂勾着两人的肩,成了联系权力与金钱的桥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