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

从“许教授”到“许皮带”,许家印和恒大大起大落,经历了上市到首富,再从首富到两万亿债务危机创下记录。如此大开大阖的历程,真要说出点眉目,足以写本书。

每次调控遇到麻烦时,许家印还都能找到贵人,都扛过去了。这得益于许家印的高情商在人脉经营上有独到之处。

恒大危机体现在资金面,但根子在于资产质量。

人生的道路很漫长,关键的只有那么几步。
许家印的关键几步,可以在他三个“花名”中找到痕迹。
01
“炼钢工人”许家印
 
1958年10月9日,许家印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的农村1978年,以周口市第三的成绩考入武汉钢铁学院冶金系,学习“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
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河南舞阳钢铁厂。舞阳属漯河市辖县,和周口市太康县同属河南省管辖,两地相距仅200公里。风土人情也相差无几。
许家印对这样一个分配结果并不满意,他向往更为广阔的天地、更新奇的世界。
然而,不服从“分配”的结果,意味着继续回家务农。在老家执拗了一个暑假的许家印最后还是选择向命运妥协,他来到了舞阳钢铁厂成为了一名技术员,但到了第二年,他就晋升为热处理车间主任,管理上百人。而再往后,长达8年时间,许家印再未获晋升。

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个偏于一隅的国有工厂里,许家印也展示出了他非同凡人的一面。

有一次他和团队一起去中国第一家大型钢铁企业——鞍钢学习深造。大多数人只学了一点皮毛,而许家印却把鞍钢热处理技术、规程全都弄到手,原因无他。在学习期间,许家印和这些鞍钢的师傅们搞好了关系。

他改革旧制创新管理,许家印所负责的热处理车间是舞钢最有活力的一个车间,舞钢的很多管理制度都出自许家印之手。在1987年,冶金部给舞钢颁发了23个奖项,其中许家印一人就独占6个。

现在的舞钢拥有员工一万余人,是中国五百强企业。即使当初许家印没有离开这里,在舞钢,他也是能干出一片天地的。

金鳞难是池中之物,能够在这里蛰伏10年已经足够了。

在1992年,许家印因为卖废料为自己车间的员工谋取福利,遭到工厂调查,许家印因此离开舞钢。

舞钢确实是许家印的人生起点,无论他最终的结局如何,许家印的早年经历还是让人佩服的。“炼钢工人”得来不易,含金量并不低,并非槽点。

02

乘势而起“许教授”

1992年年初,邓小平南巡,先后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并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史称“南巡讲话”,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
许家印也是在这一年南下深圳,他从一个管理数百人的国有工厂车间主任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打工仔。
起初找工作时四处碰壁。最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贸易公司接纳了他。许家印说,他在深圳一年比他在舞钢十年学到的东西还要多。
许家印在这家公司干得有声有色。在1994年的时候,他跑到广州,为这家贸易公司开辟房地产业务。
而在之前,许家印对房地产行业知之甚少。
但这并不妨碍他人生中第一个项目“珠岛花园”取得巨大成功,创造了“当年开工、当年销售、当年售罄”的奇迹。
许家印找到了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伟大事业。
这样一个项目让公司一下赚到2亿多元,而许家印在当时的工资却还是两千多元。
相差如此悬殊,让许家印难以承受。
他提出涨薪,但老板却不答应。两人未谈拢,最后,许家印被迫下海。
许家印后来曾说:
若老板在当时给他十万或是二十万的奖金,他就能继续干下去。他不想创业,因为创业的风险太大了。
1996年,离职后不久的许家印“被逼上梁山”,创立恒大。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二十多年间,许家印和他的恒大发生了很多让人惊心动魄的故事。
觥筹交错时,一个个项目成功落地。
举手投足间,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
在这片欣欣向荣的古老土地上,在这片土地上最为发达、活跃的一个城市,这个外来者——河南穷小子把妖都广州搅得是风生水起。
他用了三年时间,使恒大成为广州地产10强。用了6年时间,雄踞广州地产行业首位。
是时势造就了英雄,也是英雄助推了时势。
许家印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交际能力,犹如天生。
他和已故香港富豪郑裕彤成为牌友的故事,他和内地巨擘张近东酒友的故事,他和马云看球的故事,甚至还有和某明星的故事……等等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街头巷尾。
许家印再也不是那个为了在城里谋求一份差事而如无头苍蝇似地给老邻居打电话的穷小子了。
而事实上,许家印的朋友圈又何止这些商贾、明星!他左右逢源,上通下达,这里面,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企业运营上,许家印的执行力业界闻名,他驾驶恒大这艘航船在辽阔无垠的大海里乘风破浪。
2003年,许家印受聘为武汉科技大学管理学教授。从此,他多了一个“许教授”的花名。坊间对这个教授头衔的由来有不少议论,多数场合下都是揶揄和调侃的意味,没有多少敬意可言。
从2006年开始,许家印带领他的恒大地产业务布局全国,数年来均以10至20倍超常规发展。
在2009年,恒大成功在香港上市,许家印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超级富豪。
2016年,恒大恰好成立20周年,这一年,跻身世界五百强,成为全球销售第一房企。而在次年,许家印成为中国新首富。
小时候越缺少什么,长大后,就越疯狂地去弥补什么。这一点,在这位河南籍的首富身上也得到了验证。
以许家印1978年的本科学历出身,如果走学院道路,到2003年评个教授是很正常的。可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商人,这个教授头衔就大可不必了。比起“炼钢工人”,我觉得“许教授”有些“飘浮”。

03

黄粱一梦“许皮带”

 

他不会不知道那豪华皮带多么扎眼,他不会不清楚只能坐半截屁股的豪华皮椅体验感多么差劲……至于私人飞机、名车豪宅等等这些也不是空穴来风。

很多人惊诧于许家印的骄奢淫逸,认为这才是造成恒大危机的原罪。
其实不是这样。
在辽阔无垠大海上,每一艘船都开足了马力,乘风破浪。突遇冰山,最大最快的那艘船通常会首当其冲。
许家印和他的恒大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早在2017年,恒大就提出了从“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低成本”向“低负债、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转”转变。
很显然,这场历时四年的转变并没有取得如期的成功。恒大的危机恰恰出现在“债可抵国”的巨额债务上。
2021年,是恒大实施第九个三年计划的年份,他宣称已经完成从地产向“多元产业+数字科技”的转型,号称要向数亿客户提供全方位服务。
照现在来看,这些转型远未成功。
也恰恰这些多元化的烧钱产业,更是加速推进了恒大危机到来。
债主们挤破头了要兑现,昔日的朋友多数避之不及,即使是那个立在聚台岗村的许家印功德碑,也被人抹去了“流芳百世”四个大字……一个个坏消息如雪花般漫天飞舞,这是属于许家印和恒大的至暗时刻。
四十年多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总会造就一批企业和拥有这些企业的超级富豪,可一旦经济刹车,也总会有人被甩出场外。
蒙眼狂奔,超常规发展。让恒大成功的因子,也恰是恒大危机的根源。
此时舆论场上说到许老板时,“炼钢工人”已经少有提及,“许教授”也不多见,最流行的是“许皮带”。这个梗是从许家印夸张的皮带扣来的,据说许家印对爱马仕皮带情有独钟。我对名牌服饰无所知,不知真伪。我只知道“许皮带”的讽刺意味。

04

许老板的未来

 

从“许教授”到“许皮带”,许家印和恒大大起大落,经历了上市到首富,再从首富到两万亿债务危机创下记录。如此大开大阖的历程,真要说出点眉目,足以写本书但是,主线是清晰的:成也“短平快”,败也“短平快”。
站在许家印的角度看,“短平快”从没有失败过,上次扛得过去,下次也扛得过去。所以,“短平快”不是需要根据情况调整的经营策略,而是许家印笃信的唯一模式,也是他唯一会操作的模式——所有多元化尝试都一败涂地,就是因为许家印除了短平快就不会别的,而短平快并不能复制到其他行业。不管是卖水还是造车,都是如此。
许家印对市场缺乏判断是致命的短板,因为他习惯依赖政策,而不是分析市场。因此,恒大会堆积那么多的不良资产。恒大危机体现在资金面,但根子在于资产质量。政策因素是导火索烧到头,靠高杠杆堆出来的不良资产就爆雷了。
总之,短平快一路快车到底,却没有等来政策春天。
没有经营者是全能的,任何大型企业的经营者都需要团队的辅佐。“炼钢工人”许家印会有这样的团队,“许教授”也许会有这样的团队,但是意气奋发的“许皮带”不会有。
看看恒大的内部篮球赛,就知道这个企业的“众星捧月”到了什么程度。连任泽平都留不住,“许皮带”身边都是什么样的人物,可想而知。
所以,直到2021年10月22日,许家印才表示要缩表,还提出了一系列的“10年目标”——10年内要销售额压降到每年2000亿左右,10年内不买地,以及10年里完成由房地产向新能源汽车的产业转型。
梦醒时分,还在说着梦话。
经此大起大落,许家印和他的恒大能平安度过么?

0
0